我有明珠一颗。

© 大梦初醒 | Powered by LOFTER

小蓝牙放着我喜欢的音乐,

手边有需要一个下午才能忙完的事,

恰好这个事儿是我所喜欢,

且不用任何交集的独自完成,

这感觉,又安静又充实。

一段关系的落幕,


就像是携手走过了一段路,


满怀欣喜的跌跌撞撞,


泪流满面的兜兜转转,


最后走到了一个岔路口,


有人就收回了手。



以前总是劝诫旁人或自己,

不要爱不要恨不要醉酒后乱拨电话,

现在我说去吧去吧,

去做任何想做的事,

去见任何你想见的人,

唯一的前提就是不要伤害无辜的人,

以及保证自己能正常生活的能力。

因为人生就是一个无常的过程,

而万般隐忍其实换不来任何稳妥。

期待它们盛开,

然后吹风做成一束干花,

人们总是习惯于把美好保存,

愈久愈好。

明天就去买新的手机号了,

开心。

然后用新买的手机号注册新的社交账号,

换新的工作,认识新的同事,

重新树立一个没有故事从不苦情的形象。

你知道,

没有几个人是真的在乎,

你经历过什么才变成今天这番模样。

你所谓的那些委屈不过是矫情,

你所谓的那些心结不过是玻璃心。

倘若理解来的那么轻易,

又怎会被认为珍贵。


(说到这个决定,不得不说我曾因心不设防被人打脸的种种境遇。谈过的两个朋友,一个是跟他说起过儿时母亲是如何疼爱我,然后在一次等地铁时我跟他说,忽然有点想我妈了。他说:那你可以跳下轨道去底下找她呀。时隔三年,我还是无法理解和相信他当时说这句话不掺杂恶意。一个是我跟...

昨晚果不其然的偏头痛发作了。

强行睡去又醒来坐在窗边叹了口气。

做了好多梦,凌乱不堪。

恍惚记得有好多流浪猫和狗狗需要我照顾。

早上醒来,头痛加剧,想吃片止痛药,

可又不能空腹吃,点了外卖,

可头痛导致的恶心眩晕真的吃不下。

但还是坚持吃了两个包子,

然后吞下两片药。

两个小时过去了,药终于起效了。

天很蓝,阳光很好,

我又开始和自己的良知斗争了。

我甚至在担心,

二嫂没有手机号会有多不方便,

支付宝和微信会不会被盗走钱,

能想象到她有多气恼,

就像昨天我就知道她会发动其他人讨伐我,

早上发的那张大嫂截图就是例子。

事到如今,

他们没有一个人说当时她不对,...

很久没有被气到胃疼了。

气到胃疼是什么样的一种概念,

不同于气到上火牙疼,这是急火,

不同于气到浑身发抖,这是无助,

不同于气到万念俱灰,这是悲观,

不同于气到暴饮暴食,这是压抑,

不用于气到哽咽流泪,这是委屈。


而能气到胃疼,

说明这个事属于匪夷所思又确确实实发生了。


很早之前相亲中的一个对象,

介绍人是老家跟哥哥们的发小,

我正常逻辑下认为他介绍的人应该靠谱,

所以谈了几个月,

说人条件一般,danq老实本分,

家里有新该的瓦房身边有辆几万的代步车,

我想着都还年轻钱以后俩人慢慢挣人靠谱就行

我这想法够简单够知足吧?

当然我也是想着,

也许对方条...

总是喜欢迁就别人的后果就是,

偶有一次不顺着旁人的心意,

就会说你自私任性不可理喻。

才发现,做个混蛋的感觉真好。

偶然发现,

把橘子剥开放在阳光下晒一会,


等那层表皮慢慢风干发硬,


再往嘴里一放,


哎呀外焦里嫩特别好吃!


刺激战场真刺激

今早打了一局四排,随机匹配我的是三个男人,有一个单飞倒了让人救,离的老远,我们跑过去了还是死了,他有点怨气就退了,然后在一片房区里,两个队友倒了,也不找掩体只在那大喊救救我快扶我,但这个时候敌人还在打,我去救只是送死,所以我选择先打敌人,在打死两个敌人以后我去救起一个队友,给他血包和止痛药,然后我说还有人扔雷快出去,他不听又被炸倒了,喊快扶我,但敌人就要来补我们,所以我绕到后面先把敌人打死又回来救他起来,结果跑毒的时候他开我的车跑了,我在后面一边难以置信一边拼命跑着说你不带上我自己跑?然后他越跑越远我死了。


你说一个连玩游戏都这样的男人,你能相信他在现实里有情有义?现实里有万般情况人会斟...

玩游戏这么久,

发现靠谱的队友微乎其微,

最怕的的就是那种从不想保护队友,

但自己一倒了就拼命让人去救他的人,

或者一倒了就各种抱怨……

游戏真的不止游戏,

它能反映出太多的态度和行为习惯。

单排,虽然漫长凶险但心不累。

说实话,

现在一个人真的过的超级自在。

所有的牵挂都被旁人强行摔碎了给我看,

我一片片捡起来一片片的拼凑,

一遍遍的被扎伤一遍遍的愈合,

真好啊,我都挺过来了,我谢谢我自己。


现在一说给我介绍对象,

我就说正谈着呢,

人挺好但是要多了解一下。

毕竟这么大岁数不结婚我自己也挺着急的,

但一着急没看好离了就不太好了。

然后介绍人就说是是是,对对对。

哎,我他么是终于明白了,

明白以前跟人家说什么不想谈,

或者诸如此类诉苦的真心话是多么没有必要。

因为人家要的是结果,

你非要给人家讲过程讲感受,

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听。

现在好了,我都变坏了。


等待这个词语,

在柿子身上最为美好,

你什么都不用做,

就把它放在阳光下,

静静地等着它柔软就可以。

以前喜欢开启飞行模式,

是因为睡眠不好,一醒来就难再入睡。

现在经常开启飞行模式,

是不想和人建立太紧密的关系,

不想凌晨深夜酒后接到朋友的肆意倾诉,

尽管,从十几岁起,

我就不知不觉担任起这样的角色。

我也不是不想听,

我只是不想电话的那头,

是因为无人可诉才会想起我。

我本能且热切的喜欢帮人疏通心结,

就像记忆中总是主动去化解矛盾的母亲,

没有窥探隐私的欲望,没有八卦取笑的心态,

只是简简单单想为局中人带来些许清醒。

但是我真正愿意听的是因为你在意我,

而选择跟我说,

而不是因为我是个可靠的树洞,

或者智能的垃圾桶。

就像你说你爱我,

是因为真的爱我,...

原本想找一个人为你遮风挡雨,

不成想所有的风雨都是这个人带来。

到最后,你不得不学会带伞独行。

夜真美。

如果没有病痛。

偏头痛可能只是让人烦躁,

而彻夜的牙痛则是让人心生灰暗。

如果说我的人生是一个已经打开不吃就会坏掉的西瓜,我想现在摆在我面前的生活就是已经被人挖走瓜心剩下的那半拉,我守着看着想象着斟酌着要从哪一块开始吃。

到底还是去了电影院看了这部电影。


到底还是后悔没有相信自己的直觉。


演员演的都很好,是真的好。


眼神真挚,泪水横流。


但是,这个导演就是有这个魔力,


能把很多有演技的演员拍成无止境的哭。


仿佛只有咧着嘴大哭或者憋着哭才能体现感情。


而且一哭就要镜头特写镜头几分钟。


以前觉得周一围有演技,


看了《你好疯子》


简直觉得莫名其妙。


今天看《无名之辈》的感觉也是如此。


JC如此的庸碌无能,


死的人又死的毫无必要。


导演到底是要说无名之辈生在底层的无奈绝望,还是要证明没钱没本事还没脑子的人悲惨结局都是自取其辱?又或是伟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