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明珠一颗。

© 呼啸而过的树洞 | Powered by LOFTER

还有你,

是刚刚搬过来的吗?

还是要搬走呀?

以及这位小朋友,

你是在做伸展吗?

这位小朋友,

你好特别呀。

最近古装剧很多,

但能看进去的很少。

所以又重温了《大明王朝1566》。

感觉陈宝国,吕芳(徐光明)王劲松,倪大红和王庆祥的演技真是神了。一个挑眉,一个眼神全是戏。反倒是黄志忠扮演的海瑞让人生厌,比陆毅演的侯亮平还要用力和不真实。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他红了之后与原配离婚对他有些偏见。以及赵立新的劲太明显了,看不到人物只看到他自己。这一点倪大红老师这么是鲜明的对比。因为他在这部剧中就是严嵩,一点苏大强的影子都没有。

看到这个消息,

忽然有一种解脱感。

其他人离婚分手,

我们可能还希望破镜重圆,

但这一对真的是难以言状。

且不说五年前,

WZ被卓伟爆出周一见时他立马像利益和原配低头认错,且不说这几年有意无意的又装人设,就说眼下这两条微博的措辞以及简体繁体也能看出二人真的是阴差阳错的在一起。

马真的是挺有才华和坚持的一个人,虽然我不是很喜欢她身上的那股劲儿,但是我承认她是一个有深度有思考的女人和母亲。

而文则不同。

它真的和姚很配,这种渣男和浪女的配。

真的我找不出什么好的形容词去形容这一对出轨的人。

马二胎哺乳期啊,你跟一个第三者出去混?

我一直觉得出轨从来不是单纯的肉体背叛和知错就...

药按疗程吃才有效,

人要黑暗里走一遭才能知光有多重要。

饮料,零食,油炸食品,

未来三个月全部告别。

鸡胸肉,虾,米饭少量。

坚持。

不为了所谓的减肥,

只为给自己一个说到做到的机会。

结束了近一个月的飘荡,

杭州苏州武汉天津,

最后又回到北京。

心里起起伏伏,

身边的人来来往往,

一瞬间感慨万千,

一瞬间又想沉默不言。

同坐一位中年男子看到我24的大箱子就很嫌弃的说,这么大行李不放上面吗?我说好。然后我手一拉一抬就放上去了。(亏的箱子不是太沉,我的力气不是太小,要不然我这身膘真是惭愧了)正暗自庆幸之时,那位中年男子看到前坐有个妹子拿了一个20的箱子忙着起身去帮忙了………妈的,人生真是艰难。

今晚在影院重新看了这场电影。感觉画面好美,部分场景还有些诡异惊悚之感,看到无脸男觉得好卑微,看到千寻一家在想这对父母怎么这么白痴完全不管孩子的想法啊,看到小玲爷爷觉得女主光环好大好幸运,看到小千救白龙不顾一切替白龙好值得,再看八年前我的观感真是呵呵哒。另外可乐趣和爆米花彻底走出了我的生活,这个甜度本牙无福消受。

有个小朋友刚刚打来一通电话,

所描绘的情境和诸多闹剧如出一辙。

不管事实有多明显,

局中人都是不愿醒来。

不想婉转劝慰,也不想冷言相讽,

只愿他懂得止损,好聚好散。

西湖你好!

不是岁月催改了模样,

而是生活里的惶恐郁结和放任无序,

把浮肿和丑陋都刻在了脸上。

消极避世的独处也不得是真独处。

没有什么能耐,

只能用荒唐用幼稚,

换取这退几多步才进一步的逆旅。

不要说如果当初,

因为你那时的你只会做那时的决定。

时过境迁后的种种醒悟对过去于事无补。

所以我明白,

我当下的这个决定算是一个仅次于最坏的决定。前路渺茫,可我还是要离开。

消耗是个很可怕的词。

互相消耗更为可怕。


从前我只是我眼神不好遇到了一些人渣,

如今我觉得自己一点不无辜。


我一定是有所求才会被那么明显的破绽毫无察觉。即便我从不图物质,不图欲望,甚至不图话语投机谈笑风生。可我图省心,图可靠,图忠诚,图用心。


可我忘了这一切看似简单实则最难。

更何况我自己一直都是风雨飘摇。

所以啊,

有时候我特别惧怕那种颠沛流离举目无亲的挫败感,但更大程度上我又喜欢这...

不出意外的话,

六月初我应该在完全陌生的杭州了。

不知道有没有在那工作或居住的小伙伴给些建议?比如租房或者工作便利的地方。

忐忑中带着期待………

每个人的生命中都难免会将真心错付,这很正常,一点不可耻。但屡屡错付,还总觉自己万般善良又心碎,那就是太蠢而不自知了。因为所有长久且深刻的关系都不是靠廉价的友善得以维系,而是势均力敌又彼此成全。

错过。


删除了手机里仅有的两款游戏。

一个是佛系的玩了五年之久的海岛奇兵,

一个是唯一玩过的大型手游刺激战场

卸载的原因都是更新后变的垃圾了。

👋。

没什么不舍,

因为它变质了。

凌晨三点半,

被一场重复了太多次的噩梦惊醒。

我一路的仓皇而逃,

没有角落容我躲藏,

没有人可以为我抵挡。

甚至在最后要被吓醒的时候问自己,

这次能不能不再逃避而是正面去反杀?

紧接着另一个声音说:

不不不,我现在还不行。

随后醒来,

伴随着剧烈的牙痛,

以及因恐惧而发僵的身体。

挣扎数秒,回到现实里的黑。

开灯找药,倒水吞下。

忽然觉得这人生啊,

有太多的一厢情愿,

所谓安稳真不是能求来的。

下次,就杀他个血肉横飞吧,

真的不要再逃了。


(梦境依然是很多亲戚在一起摆席吃酒,我负责默不作声又勤快的照顾着时候能照顾的人,大家虽然不说,但脸上都露出很欣慰赞...

一个拖了十五个月的决定早已变了质。

早已不是当初光鲜敞亮的自重之选。

人呐,每一步看似无权的选择,

其实也都是自己的选择。

没什么好无辜好后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