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明珠一颗。

© 大梦初醒 | Powered by LOFTER

一个冬天的好运气。
我已经用完啦!

每天晚上我都会去换新鲜的水和猫粮给附近的几只流浪猫。大概有一年的时间了。

从没有发在所谓的朋友圈里,也没和现实里的人提起过。只因能预估到一件简单的小事会被说成各种模样:
比如:
自己都管不好,还有闲钱去管流浪猫;
对猫这么上心,有这功夫对工作上点心;
你管得了它们一时,管得了一辈子吗?
………
总之,
在贬低否定你这件事的同时,
还要装作关心你。

而在这里,
没人认识我,
没人知道我坚持做的事。
这样我即便说出来,
也不会有不必要的顾虑。

另外:
喂流浪动物,请不要因为自己付出一点点举手之劳的时间和食物、就想要博得它们的信任。因为如果不能领养,就要让它们学会对人类保持戒备。变态的人真的是太多了。所以我每次放完食物转身就走,最...

冰箱里会多放几瓶冰水,
有时快递或者外卖来了,
我就会随手拿一瓶递给他们。
不为别的,
就是希望能给一些人带来一些善意。
哪怕一丝一毫。

受预告片和片名的影响,几乎不抱任何期待去看了这部影片。没想到笑中带泪的看完了全场。与其说这是一个人19年的变化,不如说是一段感情的变化。尽管最终还是人心态的变化影响着周遭。你看谷小焦遇到陆鸣之后不再那么丧气了。丧真的不好。另外不得不承认,雷佳音真的演出了判若恋人的感觉。很难得。《超时空同居》

或是因为认识的久,
或是聊的比较多,
再或是道听途说了些许,
我们有时就敢自诩很了解一个人。
但往往这种了解只是我们的自认为。
他待甲重情,不代表对你也是如此。
所以很多时候的了解,
只是当下的一种看见,
一种关系的感受体现。
远远达不到真正的了解。

当我们习惯把自己最坏的一面袒露给亲近的人,还自以为是真性情的时候,我们就要准备好有一天会有所失去。当我们明知会失去还要活出一副自己都厌恶的模样,那不是自暴自弃,那已是可耻。

今天又看了一遍1995年上映的《盗火线》。真的一点都不希望他们这几个大盗死掉一个。也被他们的情义感动。这应该是就是有血有肉的反派让人恨不起来的原因吧!德尼罗真的是太帅了!

梦境里拿着一个翻盖手机在办公,那感觉真是太得意了!醒来就回想起我人生中拥有的第一部翻盖手机:普天三洋-588。尽管它是一部在木樨园方仕通以1200元买下的二手机,但它当时6万5千的双彩屏,40和弦的铃声,以及双电双充,CDMA,七彩跑马灯………都让它成为了我唯一一部怀念至今的翻盖机,而且也是唯一一部二手机。这种对于手机的心动,平生只有两次,一次是04年,也就是这部588,那时的自己蠢而无邪;一次也是12年,iPhone4,那时的我还自以为是。

成年人之间的交往:
首先,你要明白,他(她)是一个有能力有义务为自己行为买单的成年人。
其次,才是关系属性中的某一位。
(这是今天忽然想通的一个点,因为我对人的方式太容易倾向母爱式的关怀了,小到一杯水的温度,大到人生择业的方向,虽不是好为人师,但自己走过的弯路哦,吃过的苦,总不想让别人在跟着走一遭)
但这样的结果往往是别人的不领情。
当然,这里面有一方面是因为我能给予的仅有这些抬眼可见的关切,没有大能力被认为有用或者有价值。
我这种关切能到什么程度?
拿胖妹来说,他说喜欢我杨掉那些鱼花草一类的,我就会专门花市场拍照片给她看,让她挑选,连带花盆一起买好,在回家笨拙的鱼缸栽好水草,放好鱼,裹上保鲜膜,打车给她送...

遥想当年的傍晚,
也是一杯扎啤十个肉串的标配,
现如今,连饮料都快戒了,
可咱身上的膘儿愣是不舍得掉,
无奈之余,
又要了两串鱿鱼抚慰一下自己。

几声闹铃便把我从一场噩梦里揪回现实。但醒后异常酸痛僵硬的全身,再次提醒我这个梦真的是太噩了。而这样的梦境重复的已不是一两次,且每一次梦里的自己都是无尽的惊恐无助,从没有一次正面反击过。而这次醒后,我告诉自己,在下一次被驱逐追赶时,我希望自己勇敢些,杀死梦中魔。

路边发现一只小花,
是一个粉色桃心的模样。
好可爱。
希望我们永远保持住,
这种对大自然的喜爱。
如孩童一般。
祝小伙伴们六一儿童节快乐!

身边的人来来走走,
心底的城却是日渐坚固。

一座城一种记忆。
而冲淡记忆的方法,
不是来自时间的遗忘,
而是用新的记忆覆盖它。

信息化时代,
近的人仍然近,
远的人越发远。

路过一家蛋糕店,
看到两只小🐰在惆怅,
莫非又是因为,
五金店里买不到胡萝卜汁?

看完无限战争,
喜欢的竟然是这三位。
排名分先后。

躲过地铁的空调,
躲过高温的桑拿天儿,
甚至躲过久违的三杯酒,
但最终没能躲过这一场烈日当空。
偏头痛啊,你终究还是紧追而来。

有些事情,
你很用心的去做,
不求对方有多感动,
只是希望能给予基本的尊重。
但事情的结果,往往让人感到心寒。

断断续续的换了几部手机之后,
存了将近两千多张照片,
其中有随手记录的美食美景,
有斑驳光影的老照片和故人,
也有诸多发愁没地发的表情包,
总之就是舍不得删,一直保留着。
今日重置手机不得不全部清除,
竟也没有想象的那么惆怅。
想来,人终究是没有自诩的那般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