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明珠一颗。

© 瓦力 | Powered by LOFTER

每个人的骨子里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天真和善良,也有着对这个世界的憧憬和信任。这不是傻,不是幼稚不成熟。这只是一种有额度输出的美好品质。

所以,当我们血液里还流淌着这种热情的时候,我们尽可以去真切的爱恨纠葛。

但是,一定记得,这些纯真是有额度的,一旦挥霍完,我们就很难再去毫无保留,毫不设防的去追逐和维护一个人。

也因此,我们要学会辨别,尽可能把最好的自己,最好的信任和爱意给予懂得珍视这些品质的人。

如若错付,也没关系。就当是一段可斩断的关系而非一种舍不下的情感。不重蹈覆辙就好。

所以,这也是我现在从不随意给人非此即彼的建议。因为你问我时其实你内心已有答案,你开口也只是想来得到验证或者打消某一种想法。

我能做的,...

这几年的颠沛流离,
只让我认识了两件事:
一:锦上花可别人赠,雪中炭要自己备。
二:真心可付,但不可滥。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们。

一个人的记性不好,就不要去太多是非之地,因为你可能忘记你的仇人。那天,黄药师差点死在一个人手上。

胖子有三种:
一种是该吃吃该睡睡,
肥成啥样真不在乎;
一种是该跑跑该减减,
不达目标誓不罢休;
一种是该干啥不干啥,
又嫌膘肥惶恐自责。
这倒是验证了人们的痛楚,
大多不是来自外在,
而是取决于自己,
做了多少真正被内心认可的事。

雨后初晴,云散无形。

莫等事已至此再讲初心或苦衷,
要知道当下每一步都是自己的抉择,
都要为此付出应有的代价。
所以,大多时候我们并不无辜。

时过境迁,当我们真的明白这四个字的无奈和无常便又是成长了一些。

有时候我也不知道都在聊些啥。

梦境里,
风雨欻至,
为人奔忙。
梦醒后,
烈日当空,
不知其可。

找一段符合心境的配乐不容易,
但比学习和人相处容易些。

八月,百望山一游。

今早想起年初的一些人和事,
才惊觉当时的自己是多么,
清醒的自以为清醒,
明智的自以为明智。

我们通常所犯的错误,
是在某时某刻,
想明白了一些事情,
也看清了一些交集,
然后信誓旦旦说要改变,
但转身之间就重蹈覆辙。
所以,
我们最该学的是少说,
然后不食言。

一页纸,一张票根,一瞬光影交错,
一座城,一段境遇,一番取舍自问,
最终,仍是觉得旁人包容我最多,
唯愿,我前路独行,你鹏程万里。

看了看随身携带的物品,
大概都在四五年之上,
刘大夫说该扔扔,该舍舍。
我说我这个人念旧又长情,
刘大夫说:你就是穷买不起。
他妹的,我都交的什么酒肉朋友。

跟老吴说偏头痛犯了,问有没有止痛片,结果丫给了我一大瓶安眠药,我接过来看见里面有一百多片,莫名有些小激动。怎料老吴又说这药很贵,也很见效,所以还是只给你两片吧………酝酿睡意中………

戏如人生

一鼓作气的收复了二十个被掠夺许久的资源岛,那感觉就像杀人杀红了眼。有趣的是同样的兵力,我以前却一直觉得根本抢不回来。今天一战,才知道大多数的不能,其实是不想。

人生至此,我都不能明白为什么有些人你越是给他尊重越是得寸进尺,不能明白为什么有些人会以怨报德,不能明白请人帮忙还那么理直气壮搞得欠你一样,我承认我做人失败,但很多时候也真觉得是我眼瞎妇人之仁。这三十二年白活一场。

当我们愿意像天真孩童一样去付出一些关爱的时候,我们应该清楚自己并不是为了得到等量的回馈和爱,而是我们不再天真,不再孩童,但我们仍然愿意把一些情感放在利益权衡之上,这也是我们渐渐老去的些许坚持。

有些人我情愿不认识。
一丝一毫都不想有交集。
真的不想再重蹈覆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