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明珠一颗。

© 瓦力 | Powered by LOFTER

人生这段旅途,没有标准的线路图,所以或多或少,我们都会走一些弯路,经历一些颠沛流离,或愈走愈远,或某地重逢。倘若是走远,我还愿你此去少些荆棘,倘若是重逢,我愿是在这里身影不移。

如何看待所经历的人和事,
远比所谓的经历更重要。
直到今天,才些许明白这段话。
而那些裹在身上的泥泞不堪,
不是让你用来自弃和自怜,
而是让你懂得分辨取舍和坚持。

仅剩几个医生在那互相补血。
那一刻,悲喜交加。

他死了。


他终于死了。
一个滥情贫贱的丈夫,
一个冷血暴力的父亲,
一个老了的坏人。
他终于死了。

死了整整十九天以后,
我才写下与他有关的这几句话。

我没有因他的死落一滴泪。
更没有影响我的工作。
虽然工作对于我其实一点也不重要。

我没有从南方返回北方。
我舍不得那一千块钱的路费。
我宁愿那钱丢了,撕了,冲进马桶里。
我也不愿为他买张车票回去。

我知道所谓的父老乡亲的流言蜚语,
说这个女儿真是不孝。

可谁也不会记得,
在酷暑炎夏中,是我一天三遍给他擦洗后背,
给他清理脚指缝里的泥垢,
给他做好饭递到他手上,
给他顶着暴晒去买他所喜欢的宣纸印章,
给他买各种他喜欢听的戏曲光盘,
谁也不会记得,
在他住院的床边,
是我打地铺陪着他,
是我不敢睡着,给他端...

院有香椿树,
吾亲病逝之年伐之。
如今残枝又吐新芽,
吾才知岁月已滚滚而过,
而树下的孩童却并未长大。
(身在异乡,拍不到家乡的香椿,借图一张,未能找到作者,如有谢谢告知)
(不敢说亭亭如盖,太惶然,向古人致敬)

在人生的火车上睡过了头,醒来时望着窗外匆忙而过的景象才知早已错过了站。不敢不管不顾的继续睡,亦不敢立马起身下了车。内心无澜又翻涌,所谓,眼前无落窗,身后无归途。除了踽踽独行,并无他法。

过早的看一些风景,未必懂得敬畏和欣喜。过晚的遇见一些事物,未必存有赤诚和愿望。足可见,适时,适度,多难能可贵。少些迫切,所得便都是惊喜。愿去了春城的人,心花怒放。

每场都是庸碌穿梭其中,却从未心无旁骛的观看一场完整的婚礼。今天这场亦是如此。下班后翻看手机,只找到这一张人群中匆忙的抓拍。愿只愿,你们记住那一刻对彼此许下的诺言,它广阔无边,却是件件生活琐事所成,它遥远无际,却是种种点滴关切所砌。好好的,这辈子,遇见一个真正的爱人并不容易。祝好!

想起当年也是个从十里河骑着一辆捷安特十八分钟就能飞驰到王府井的汉子,是个见着车就想超过去的主儿,如今是怎了,洋车不敢骑,绿灯不敢过,见人就礼貌避让。你说我是对这个社会认怂了。我说,不是的,是我看了太多无常,知道这个世界即使你一直守着规则也不能保你毫发无伤。所以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作,不挑衅传说中的命运罢了。

开口说话的那个人并不是我。
太狭隘,太混乱,太浅薄。
沉默不语时才是我。

岁月带来的惶恐,是从夜已经很深,
而我却不舍得睡去的那一天开始的。
因为我觉得一整天下来,
我没有和自己待上一分钟,说过一句话。

凌晨了,又见到这被一堆棉絮压身的老人。不敢吵醒,不忍吵醒,走过去又绕回来,把包里所有吃的轻轻放在伞后面。见被角儿抖动了一下,我慌忙而逃,像做了什么亏心事。能做的太少,少的心底悲凉。别说什么乞丐装可怜,若能选择,谁也不会选择此生被人怜悯施舍。

看不懂英文,于是花了十块钱流量挨着个的试听,在就要放弃的一刹,熟悉的旋律出现了。对,就是这一首。对,就是这首歌响起的时候,女主带着她昨天的誓言挽着另一个男人的胳膊出现了。好戏剧又好真实。

独处的时候,
不说言不由衷的话,
不问言过其实的题,
不谈时过境迁的事。
这种状态,
真实,踏实,充实。
让我迷恋。

片长104分钟。带着偏头痛一分不落看完。只记住三处画面:一:科林叔面色凝重的看着站在电梯口的妮可,转而深拥家人;二:妮可对裘德洛说:人都是有感情的,你不知道我经历了多少痛苦,才能这样毫无表情的望着你;三:科林叔关上门转身对着未开启的信封落泪。(主演的演技都无可挑剔,虽裘略浮夸,但哭戏仍像个手足无措的天真孩童,这应该是他最能打动人的地方,而科林叔内敛又饱满的演绎已然不着痕迹又处处是戏。好可惜情节编排生生拉低了三星半)

他娘的,这一天上班九个小时。就喝了一杯水,去了一趟洗手间。剩下的每分每秒都用在了工作上。然后看着身边的人都在玩啊闹啊的度过了同样的一天。心里觉得,自己这么忙,可能真的是因为自己一无所有又一无所长,所以只能靠努力自觉来挣这份工资。哎。不说了,撸串去!

很多年以前,就不再轻易将喜欢或爱说出口。是自知,是爱人,更是尊重每一份感情。因为经过种种爱与被爱,背叛与被背叛之后,我终于明白,爱不是轻飘飘的言语,不是一个人自顾自的沉溺,而是具体又恒久的付出和关心,是两情相悦的互相给予又心甘情愿的彼此接受。那天有个朋友说,既然两个人能分开,就必然有一个人是想放手的。而且几年过去,彼此都有新的故事发生,所以再不能说当年的那份感情有多么至死不渝。至多,人们承认在那一刻的感情是真的。但忠贞是谈不上的。所以,我们在开口说喜欢一个人,或者爱一个人的时候,真的应该先问问自己,想给予对方多少,而最终能给予多少。(有时看到别人对我说,这么多年我还是很在意你。可是这么多年在我...

当我不再给你添加任何备注的时候,
我才发现,我终于放下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