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明珠一颗。

© 瓦力 | Powered by LOFTER

2013年的最后两个月,
是我最为昏暗肆意的一段时光。

那时的我在一处完全陌生的角落,
整夜整夜的码字,整夜整夜的抖擞。
不用粉饰,不用斟酌,不用顾虑,
一切篇幅就在那,
就等着我把它们极速的敲打出来。

那样的岁月颓废而又鲜活。

如今一晃四年过去,我已很少更新,
不是没有感触,不是没有表达的欲望,
而是发生的事都太狗血,太匪夷所思。

加上这里面大概有两三个现实里认识的人,
我所言便不能畅所欲言,
我所感便不能如实相述,
那我宁愿不说。

而今天正午,
我收到了来自上海寄来的两盒药,
一盒头痛片,一盒助眠棒,
信上最后一句说:
善良的人,值得被温柔相待。

我感到很诧异。
因为如今的我已配不起善良二字。
于是我问刘大夫:
像我这样的走肉竟然也有人关心?
她淡淡的说:
他们只是看了你以往的文字,
并不了解你的真面目,
只有我知道你已经朽木成枯骨了。
妈蛋,
我忽然觉得这才是安慰人的大实话。

可我内心还是恨感动的。
毕竟除了我妈,
好像还真没有人主动给我买药。
更何况还是素未谋面,
只是看了我几年文字,
知道我经常头痛失眠的小朋友。
这样生命礼物般的馈赠,
在我的人生遭遇过两次,
一次是猪猪侠,一个侠义女汉子,
一次是独行侠,一个自大女胖子。
当然,前两个我都弄丢了。
而这突如其来的一个,
也就让它点到为止吧。

再次感谢生命中所有的善意和温暖。

 
评论(6)
热度(29)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