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明珠一颗。

© 瓦力 | Powered by LOFTER

他死了。


他终于死了。
一个滥情贫贱的丈夫,
一个冷血暴力的父亲,
一个老了的坏人。
他终于死了。

死了整整十九天以后,
我才写下与他有关的这几句话。

我没有因他的死落一滴泪。
更没有影响我的工作。
虽然工作对于我其实一点也不重要。

我没有从南方返回北方。
我舍不得那一千块钱的路费。
我宁愿那钱丢了,撕了,冲进马桶里。
我也不愿为他买张车票回去。

我知道所谓的父老乡亲的流言蜚语,
说这个女儿真是不孝。

可谁也不会记得,
在酷暑炎夏中,是我一天三遍给他擦洗后背,
给他清理脚指缝里的泥垢,
给他做好饭递到他手上,
给他顶着暴晒去买他所喜欢的宣纸印章,
给他买各种他喜欢听的戏曲光盘,
谁也不会记得,
在他住院的床边,
是我打地铺陪着他,
是我不敢睡着,给他端屎端尿。

谁也不会记得,
在我再次辞了工作只为回家照顾他的时候,
我住的是玻璃破碎寒风呼啸的老房子,
谁也不会记得,
他亲口对我说,
这个家有你住的地方就不错了,
你不要动那些已经烂掉的床板和门帘。


谁也不会记得,
他当着他年过六旬的几个亲戚,
说我是个废物。

谁也不会记得,
他把母亲打得鲜血直流。
他逢人便说母亲又懒又馋,
却从不说他没给这个家一分钱。


谁也不会记得,

在我八岁把几个饺子弄扁的时候,

他狠狠的捶了我的后背,

一直把我追赶着出了大门,

然后还在后面大骂道:

滚远点,永远别回这个家。



谁他妈也不会记得。
但是我记得。

我不想听那些所谓的,
他是你父亲,是长辈,是老人。
是死者为大,应既往不咎。

我只想说,
针不扎在你身上你不知道疼。

我只想说,
我终于做了一次我想做的事情。
就是不再为了人们的看法而去做我不想做的事情。
最重要,我觉得我不应该为他再做任何妥协。

我从未像此刻这般清醒。
清醒的知道他终于死了。

从此后,我说我没有过父亲。
这样,我觉得我还可以对这个称谓,
保持起码的尊重和敬爱。

是的。
我生命中没有过如山的父爱。
我并不想原谅他。
但是,我也不想记住他。





 
评论(36)
热度(38)
  1. 璃 叶瓦力 转载了此文字
    原生家庭的悲怆 总归会成为一个人生命里的弱点吧但愿会有一场爱 可以让人心甘情愿去原谅所有的不公与委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