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明珠一颗。

© 瓦力 | Powered by LOFTER

大多美食都是记忆烘焙的味道,
而今去掉那些所谓的乡愁和故人,
我只想念那单纯的芝麻香和豆沙酥。

一遍遍翻着手机里的通讯录,
一遍遍尝试着打出残缺不同的号码,
却永远无法听到电话那头期盼的声音。
那斑驳树影下的门窗院墙,
那两只只敢嬉闹在您腿边的白猫,
那一场场重复又无望的梦境,
再一次将我在凌晨惊醒。

选择去做一些事,
不只是为了某一种结果,
更是对自己的一种兑现和建立。
准备跑步减肥了。

若说此时困苦,
又如何说此时已是人生最好。

预祝大家节日快乐!
月圆人圆事事如意!

远远的一声嘿,
它就知道这不是它的玩具。
有时真觉得动物智商都很高,
能最大程度理解人类的各种示意。
然而人未必能懂它们想表达什么。
再见啦,小帅虎。

以前总是,
想许多假如,
想许多光影重现,
而现在即便仍是跌跌撞撞,
也不想再去为已经消逝的人生,
做任何假设,任何推脱。
即:不想回到过去任何一个时间点,
只愿活在当下这一秒。

我情愿相信他不是在模仿,而是在向星爷和摇滚致敬。关于小人物的尊严与悲凉,坚持与游离,情怀与世俗,他都在努力且严肃的诠释着。但能向星爷一样让每部电影里的配角都熠熠生辉,还长路漫漫。
(令我觉得韩童生换做于谦更合适)
总体来说还不错,蛮欢乐。

艳阳高照,无云万里。
要学会自己寻开心!

带着耳机,
走在人潮汹涌的街道上,
你会发现,你并不想开口说些什么,
而是更想保持住这种隔离。

三五分钟的一场浅梦,
就把过往的诸多片段连成了一条线,
或家人朋友,或同学同事,
所有的场景都是我心底的折射,
果然,梦境是另一种的现实重现。
我逃也逃不过。

所有关于这个品牌的好感,
已经在今年的几次消费中消失殆尽。
再见啦,那些美好的初相逢。

与过去不同,
我建议室友尽快把猫送走。
一是自如合同上不允许养宠物;
二是猫太可爱太懂事太粘人。
是啊,我已经开始学着规避,
规避这人生中种种的聚散离别。
是无情怯懦,也是克制成长。

如若自己生活的重心,
没有找到并使之稳妥,
那其他的一切都是无稽之谈。
再不能像七八九月,食言。

她有点神经质,
幸运的是,
神经质的很稳定,
不像我,间歇性的。
好的时候就要为不好的时候收拾残局。

本来是去买花,
结果买了个四不小和尚回来。
表情好逗,这个不看,
仿佛是在玩耍嬉戏中的不看。

生命中总会有些事物,
它不需要你费心琢磨,
一见便会驻足。

只说从今以后,
不说今日之前。

已经把一个故人,
一段逝去的情感,
看的很淡很淡。
但看见了什么好吃的,好玩的,
还是想送给她。
这可能就是传说中所谓的命中注定吧。

2013年的最后两个月,
是我最为昏暗肆意的一段时光。

那时的我在一处完全陌生的角落,
整夜整夜的码字,整夜整夜的抖擞。
不用粉饰,不用斟酌,不用顾虑,
一切篇幅就在那,
就等着我把它们极速的敲打出来。

那样的岁月颓废而又鲜活。

如今一晃四年过去,我已很少更新,
不是没有感触,不是没有表达的欲望,
而是发生的事都太狗血,太匪夷所思。

加上这里面大概有两三个现实里认识的人,
我所言便不能畅所欲言,
我所感便不能如实相述,
那我宁愿不说。

而今天正午,
我收到了来自上海寄来的两盒药,
一盒头痛片,一盒助眠棒,
信上最后一句说:
善良的人,值得被温柔相待。

我感到很诧异。
因为如今的我已配不起善良二字。
于是我问刘大夫:
像我这样的走肉竟然也有...